花城出版社
20世纪初,清政府颁行“新政”,鼓励华侨实业家回国投资,并开新埠于香山场与九洲洋之间,定名“香洲商埠”,珠海主城区“香洲”之名,追溯于此。至80年代,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对外窗口,珠海作为
590人气
花城出版社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记得少年时学到宋代大文学家苏东坡的这首《食荔枝》,跟同学们打趣,大家说:“这岭南的荔枝得好吃到啥程度,让这位大诗人如此痴迷!”我却说
468人气
花城出版社
我兩歲時隨父母遷移到中國最東北的邊境小鎮,一條烏蘇里江分割中俄兩國。那裡四季分明,人稀地廣。尤其讓人難忘的是冬天,滴水成冰,晝短夜長。早晨經常需要鄰居彼此幫忙鏟開一夜寒風堆積在門口的大雪才能推開門。所
541人气
花城出版社
“孥啊,记得莫?小时候夏天晚上睡不着,出来阳埕吹风唱歌。”阿婆和蔼亲切地看着他,回忆起从前。 好不容易回家一次,一家人难得团聚一桌吃牛肉火锅。他看着很久没有见到的阿婆,嘿嘿一笑,连声回答记得。于
431人气
花城出版社
一“朋友们,我们现在位于广州市中山二路92号,也就是广州起义烈士陵园的所在地。这所纪念性公园是解放后为缅怀在广州起义当中英勇牺牲的烈士修建的。”说话的女孩梳了一头清爽靓丽的马尾,腰间别着一台暗红色小扩
443人气
花城出版社
麟儿有个奶奶,一个会对着36楼的天空悠悠地唱山歌的奶奶。“我还是个姑娘的时候,被寄在青莪书院念书。有一天,突然来了一帮花花绿绿的人,敲锣打鼓地搬进了隔壁的大祠堂。我觉得好奇怪,忍不住跑出院门,胡乱扯住
479人气
花城出版社
跟L聊天,聊到生命中走过的城。L说自己好像对那些城池毫无归属感,纵然那里承托过自己生长的回忆。 我说,我也一样。 说起来,似乎这辈子一直都是在岭南大地上度过的。从葵城到梅城到菊城到花城,每
461人气
花城出版社
说来惭愧,我寓居东莞多年,竟也仅是在几个月前方得知此处遗存着一座岭南名园。得知此消息后,我又喜又恼,忙赶在暑假结束之前,偷得了半日闲暇,便前来探访。刚迈入可园,一方小巧的莲池便映入眼帘。但见池上碧波微
671人气
花城出版社
说来惭愧,我寓居东莞多年,竟也仅是在几个月前方得知此处遗存着一座岭南名园。得知此消息后,我又喜又恼,忙赶在暑假结束之前,偷得了半日闲暇,便前来探访。刚迈入可园,一方小巧的莲池便映入眼帘。但见池上碧波微
554人气
花城出版社
韩飞俊是当地人,是个有钱的地主,可是,没有人喊他地主佬,每个熟人见到他,都喊他荔枝佬。他也不是种荔枝的农主,别人却还是喊他荔枝佬。岭南盛产荔枝,种荔枝的人很多,荔枝佬却不多。韩飞俊有一口纯正的当地粤语
702人气
花城出版社
荔枝,本名离枝。“按白居易云:若离本枝,一日色变,三日味变。则离支之名,又取此义也。” ——李时珍《本草纲目·果三·荔枝》  一夏日的蝉似乎不需要休息,
607人气
花城出版社
“什么时候回来呢,想喝什么汤,外婆给你做!”这是离家上学后,每次和外婆通话都会出现不下三次的话。 我出生于岭南的一座小城,它不算热闹繁华,但却充满着生活气息。若是在十年前穿梭于大街小巷中,便会在
680人气
花城出版社
下雨了。 这是我见这里下的第三场雨。青翠翠的树木都低了头,白子在土楼大院的中心与屋檐之间来回,将一桌刚摆好的客家大菜挪回屋内,不时回头看我。我钻进眼前的土楼“嘘,等我看完这最后一面菜谱,就陪你过
524人气
花城出版社
我来自浙江东部的一座小山城,说到山城,自然不如重庆来得那么出名。在我们这里,出名的是大佛菩萨、大佛龙井与一些从地里长出来的庄稼作物加工制成的土特产。这里风调雨顺,每年夏天连台风都会特意绕弯。除了李白千
540人气
花城出版社
在阳台背讲解稿备受煎熬的每一刻我无数次问自己为什么要参加陈家祠志愿服务队,为什么服务队队长问我时我是这么斩钉截铁地说:“我没想面试其他组织,我就要陈家祠!”为什么舍弃课余时间背十三页的稿子赌一把或许满
625人气
花城出版社
在岭南闷热的土地上,我自诩为异乡人。雏鸟从遥远的天上飞进另一首诗里,蜗居在狭小的一隅,近乎虔诚地听着窗户正对的楼下篮球被拍打到地上的闷响:那大概是我平淡的生活中唯一一点可以称作躁动的声音。事实上,我还
591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