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粉18031113140
林子笙醒了过来,他摇了摇脑袋,回忆起昨天发生的事,自己由于赶着上班超速行驶,在转弯口与另一辆汽车发生车祸,照道理说他现在应该在医院了为什么会安然无恙地躺在自己家床上呢?“难道只是一场梦?”林子笙疑惑地
641人气
花粉18031108233
不曾发生的事“爸爸,我们脚下的广阔的土地,是四方形的吗?”破旧的车厢上下颠簸摇晃。车内壁的铁皮有许多块被腐蚀了,有的甚至已严重扭曲变形,活像一张张狰狞的脸。车厢中时不时传来叮叮哐哐的响声和衣料摩擦的沙
637人气
花粉18030910624
关于《三块广告牌》 第九十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刚刚落下帷幕,影后的桂冠毫无悬念地颁给了科恩嫂-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三块广告牌》女主角),最佳影片则由《水形物语》斩获。于我,相较《水形物语》,《三块广
628人气
花粉18030923969
经济管理学院     150115班     陈鸿霖    3215001022一   红塔山江慎行出来了,没要人接。他按着老狱警给他画的地图找到了车站,然后站在对面的便利店门口像一条躲雨的土狗抖落雨
627人气
楚燕鸣潮
担着铁锹和锄头的农夫走在一条土白的路上,薄暮的微风吹得路旁的柳醉了,欲招摇的枝条还没抬起就放下了,像仕女抬藕遮挡风尘;树下的土狗也醉了,在树下打盹;于是农夫也醉了,锄头闪着余晖像摇篮一样摇荡在黄昏。终
614人气
花粉18030713605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读到越来越多的文章以“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作结,听到越来越多的人将其挂在嘴边。仿佛一阵激起万千人内心共鸣的呼号,又宛若深山幽谷传来的钟响,沉稳厚重,激荡人心。一切不如意的经历和不美好
608人气
The last stand
建兴的父亲出生于一个底层家庭。丈夫是小贩,妻子打杂工,两人拉扯大五个孩子,最大的孩子嫁的比较好,其下三个都与父辈一样从事中低层职业。在上个世纪,这个家庭做得最对的一个决定就是把那个最小的孩子供上了大学
607人气
花粉18030712151
下雨了,从早上下到晚上。放眼望去,整个镇子笼罩在一片夜色中,灰蒙蒙透点白雾,有依稀的灯火从高矮不一的楼房里亮出来。老人想把阳台的推拉门关上,风有点紧,最后拉到只有一条缝的时候跑出了风的口哨声,长长的。
593人气
花城出版社
一日之计在于晨,而小城早晨的空气大概是乳白色的,带着湿润的热气——这是早餐店里袅袅的蒸汽。 说起早餐,这个岭南的小城是麻雀虽小,可那五脏样样都全。茶楼的点心设计得可有意思,菜单分为五点——极点、
283人气
花城出版社
韩飞俊是当地人,是个有钱的地主,可是,没有人喊他地主佬,每个熟人见到他,都喊他荔枝佬。他也不是种荔枝的农主,别人却还是喊他荔枝佬。岭南盛产荔枝,种荔枝的人很多,荔枝佬却不多。韩飞俊有一口纯正的当地粤语
274人气
花城出版社
说来惭愧,我寓居东莞多年,竟也仅是在几个月前方得知此处遗存着一座岭南名园。得知此消息后,我又喜又恼,忙赶在暑假结束之前,偷得了半日闲暇,便前来探访。刚迈入可园,一方小巧的莲池便映入眼帘。但见池上碧波微
269人气
花城出版社
“什么时候回来呢,想喝什么汤,外婆给你做!”这是离家上学后,每次和外婆通话都会出现不下三次的话。 我出生于岭南的一座小城,它不算热闹繁华,但却充满着生活气息。若是在十年前穿梭于大街小巷中,便会在
250人气
花城出版社
在阳台背讲解稿备受煎熬的每一刻我无数次问自己为什么要参加陈家祠志愿服务队,为什么服务队队长问我时我是这么斩钉截铁地说:“我没想面试其他组织,我就要陈家祠!”为什么舍弃课余时间背十三页的稿子赌一把或许满
224人气
花城出版社
在岭南闷热的土地上,我自诩为异乡人。雏鸟从遥远的天上飞进另一首诗里,蜗居在狭小的一隅,近乎虔诚地听着窗户正对的楼下篮球被拍打到地上的闷响:那大概是我平淡的生活中唯一一点可以称作躁动的声音。事实上,我还
207人气
花城出版社
20世纪初,清政府颁行“新政”,鼓励华侨实业家回国投资,并开新埠于香山场与九洲洋之间,定名“香洲商埠”,珠海主城区“香洲”之名,追溯于此。至80年代,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对外窗口,珠海作为
206人气
花城出版社
荔枝,本名离枝。“按白居易云:若离本枝,一日色变,三日味变。则离支之名,又取此义也。” ——李时珍《本草纲目·果三·荔枝》  一夏日的蝉似乎不需要休息,
203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