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粉18031009313
玲珑半面妆沈诗琪    文学院   170303班    学号:3217002691(一)清歌鬼使神差地推开了那家胭脂店的门。店里微弱的烛光从门缝溢出,那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胭脂,她的目光在它们之间流
689人气
花粉18031120670
敏慧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楼道里的感应灯年久失修,早就不会亮了,她在黑漆漆的楼道里踩着高跟鞋来回晃荡。三楼的房间已经亮起灯来,借着微弱的光可以看清地面。敏慧在门口站了一会,好像不愿走进灯光
687人气
花粉18031110836
青水镇就一间年纪超过一百岁的老房子,修缮都没修缮过的,原原本本的朴实老屋;青瓦白墙观音兜,后门不远处的浅溪哗啦啦地流。老屋的主人是一个老头儿,脾气古怪,寡言少语,天天穿一身洗得掉色的褂子。其实老房子里
685人气
花粉18031212317
一静子不停地向沙发的扶手方向挪去,直到无路可退。她的双手不停在摩挲,两臂不自然地缩着,瘦弱的手臂上满是伤痕。在她身旁紧紧搂着她失声痛哭的,是她的亲生母亲阿芳——她在前几天得知了见面的消息。她冷漠地看着
681人气
行乐需及春
花落知多少天空一片晴朗,偶尔几片云飘过,村镇洋溢着忙碌的气息。刚过完年,许多家户会忙着新一年的祈福,早起杀鸡、买猪肉,备好祈福需要的东西,大概九点,祈福仪式正式开始。家家祈福的日期不定,都是在过完年后
679人气
百里
时光、昼夜、岁月,都是形容时间的词语,我们不断地用这些词表达我们对时间流逝的惋惜与惊叹,却忘了要去细细体会尚未到来的下一秒。1曾迷恋晚霞那被日光穿透打碎的美,也曾害怕那云会掩去了太阳的身迹,是心在变不
678人气
花粉18031116610
朱幡影里绣屏好,绿盖香中画舫行。中国有四大名绣,苏绣、湘绣、蜀绣、粤绣。而其中粤秀有广绣、潮绣两大派系。潮绣始于唐宋,盛于明清。它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具有浓郁的民间装饰风格,至明代,潮绣已是鼎盛时期。
670人气
俞华
都说鱼只有七秒钟的记忆,所以鱼儿们干脆连名字都不取了。反正鱼鱼打完照面后甩甩尾巴,再见还是和认识新同学一样。不过,正是这种亲切又陌生的感觉,让鱼儿们生活地相当惬意,往事不提,随便来条鱼都能玩的很开,真
667人气
花粉18030408551
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阴天。心里估算着卯时,阿来她妈小心翼翼地从床上爬起。穿上几件粗糙衣裳,手脚麻利地准备好今天的早餐——几个馒头,吃了一个。换件衣裳,用背带把还在熟睡的阿来背起来。就这样,阿来和她妈一起
666人气
花粉18022322332
1.焱之始方焱是个消防员。他自毕业之后就自愿来到这个城市的消防队,那时消防队刚好在招收,他交了相关资料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合同制消防员的一员。他想起自己正式入队的那一天,和母亲的告别。母亲抚摸他的脸,拍
664人气
本末维系
老莫并不老,或许是因为常年从事古董生意,朋友们总是戏称他为“老莫”,但其实在今年三月,也就是一九八九年三月,他才刚刚过完自己三十五岁的生日。十六年前,同样是在三月,春雷乍响,雨水下得特别足,这对农民来
662人气
花粉18030914213
K村原是一个被城市边缘化了的村庄,算是省里最为落后的地区。近年来由于大量污染型产业转移到了这里,这个村子才逐渐发展起来。慢慢地,村里多了许多小轿车和别墅,却再也看不见以往的青山绿水。村民过起了手里有i
662人气
花粉18031021809
大年初一的夜晚,雪乡,零下几十度的气温,低矮的房屋上积压着厚厚的积雪,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色彩缤纷,街边小贩守着小小的路边摊,叫卖着相似的小食,盖着雪的颜色鲜艳的冻果和冒着热气的烤红薯看起来格外诱人。天
662人气
花粉18031009412
四月维夏,烈日当空,我们从学校出发,向泗安小岛前进,这座小岛坐落于东莞麻涌镇与洪梅镇交界处,因为四面环水,安静美好,故名为“泗安”。我们背着沉甸甸的行李,汗水劈头盖脸地落下来,告别了公交车,踏上了一小
655人气
何足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具体姓名叫什么,只知道从小父母叫他阿明。他出生在一个农夫家,也没有读过书,如果听说书人讲江湖异事也算读书的话,那他也算读过,剑仙青峰凭一把剑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成长历程他能倒背如流。他的父
653人气
花粉18030913398
洪门饼店 不管你是闽南的还是漠北的,到了金饼街,头一件事就是到洪门饼店里头去吃口热乎乎的面饼,那才能显示你懂这个地方该怎么逛,洪门饼店很有名吗?你去问当地人,他们粗气一出就是一脸藐视,没听过洪门饼店
644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