桺径三
他离开的那天,她在他大衣口袋里摸到了那张未完的手稿:他开始吞吃虚无,这使他的肚子像个气球,虚无每灌入一点,肚子便鼓胀一点,起初只是啤酒肚,最后却超越了孕妇。他顶着大肚子上街,在红砖地上看见一只把自己折
1079人气
栗子
(一)它是白狼族最弱小的一头狼。 所有的狼都看不起它,不只是它的弱小,还因为它的血统不纯净——它的母亲是白狼,但父亲却是头黑狼,所以它的毛色浅灰,颈下还有一小片黑。白狼族和黑狼族是世世代代敌对的两个
1073人气
周南塘
自从念了大学以来,以往的记忆便渐渐地停留在原先的家乡里。如今又因为父母的工作而迁移,一家人都长居他乡。中间很少有机会是一家人一起回去的,以至于有好多往事是带不进现在里头也无法在过去消磨掉,它们就那么固
1051人气
花粉18031010872
一.1997年秋天,正大村的林良香与王二雄结婚了。三年前,两家家长给两个娃娃定了娃娃亲,两个娃娃年龄相差4岁,订婚那会,林良香15岁,王二雄19岁。当时嫁娶,男方要到女方家接新娘回来,在这个南方小镇的
1050人气
Hàppy.
头顶多年未被使用的老旧灯管有规律地闪烁着发出嘶嘶的声响,他捏紧了手中的游戏手柄,屏住呼吸,死死地盯着屏幕赛道上逐渐显形的另一台赛车。那是……父亲。只有父亲才会与他一同玩游戏。大风从他背后大开的窗户中涌
1049人气
花粉18031009330
沉默柯舒婷     文学院    150303班    学号:3215002966(一)她生气极了,震惊和心痛的表情在她脸上交织。她一时气急攻心,扬手“啪”地扇了他一耳光,五个指印即刻就清晰地浮现在辰
1047人气
花粉18030412795
“如果我与世界为敌,你会不会站在我这边?”晚上,我站在实验室的仪器旁等待检测结果时,大脑里突然闯进了这一句话,这让我的心抽搐了一下,一股酸涩油然而生。这句看起来中二十足的话,并不是来自漫画、小说亦或是
1040人气
花粉18031113602
我们的世界                     每个人的成长都会带着一些天真与青涩,就像阿谖与烨子。她们的世界里有她们认为的悲喜忧乐,但最终都会学会成长。在这些日子里,她们会遇见很多人,有人离去,
1039人气
花粉18031121391
他,终于回来了。 这个他日夜思念的地方,如今早已物是人非了。他带着几分期待,惶恐地、不安地,又有点愧疚地走进了他的故乡。 村口的大树下,一个卖枣的老汉盘腿坐着,面前的一块空地上铺着一方灰布
1035人气
烧鸡
刘丹铌  文学院  150301  3215003521午后的太阳越发毒辣,知了叫哑了嗓子,土黄色的海面渐笼起一层烟,两条蓝身红头的船停靠在码头上,摆渡的老人头盖草帽躺在阴影处,苍蝇在他身边爬来爬去。
1034人气
花粉18030623230
深夜,出奇的寂静。来访的几位客人被迎进了书房。七月初九,江阴里换了新的城主,他正是几天前拜别母亲而来此孤城的阎应元。夜色,比往日暗淡许多。城外的清兵正在酣睡之时,忽然听到城上击鼓呐喊之声破天而起,以为
1031人气
阿娴一
我不知道这是哪里,就像我的醒来是毫无征兆的。我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除了还有人与生俱来地活下去的本领。遗忘使曾经的一切成为空白。在多次思考无果后,我踏上了远行的步伐。在没有目的,没有方向的时候,唯有前行
1028人气
高桥渝北
2317年11月4日今天开门时,我在门前的小径上看见了几片雪花的残骸。它们在阳光下折射着光,有些不甘地消逝着。这是这个冬天的第二场雪。我在一年的秋末第一片雪花飘落时开始工作,今天是我开始工作的第九天。
1022人气
于涂
半年前,她将相框摆上了转角柜。这两块被天衣无缝地拼接起来的长方形玻璃放置在客厅与过道交界处,表面闪烁着艺术品的洁净光芒。在没有放照片进去前,它在阳光下看起来就像一团凝固的水。它作为丈夫给女儿的十六岁生
1020人气
花粉18030316733
那是我在油麻地寻找糖水店时发生的事那天的天气有些阴郁,刚走出油麻地地铁站,阴沉暗淡的天穹就迎面压迫过来,高耸的大楼在这灰暗的色调笼罩下也显得单薄无力。我抬头看着被紧密云层遮蔽的天空,寻找美食的兴致顿时
1017人气
花粉18031212317
一静子不停地向沙发的扶手方向挪去,直到无路可退。她的双手不停在摩挲,两臂不自然地缩着,瘦弱的手臂上满是伤痕。在她身旁紧紧搂着她失声痛哭的,是她的亲生母亲阿芳——她在前几天得知了见面的消息。她冷漠地看着
1011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