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粉18030813220
在我十四岁那年,师父第一次让我自己去杀一个人。出发前他对我说:“亲手杀死一个人是黑白两道之间最清晰的一条界,踏过这条界,就回不了头了。”我是一个敏感的人,我不懂师父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他是杀手,现在我
1299人气
三魂渺渺
2月15日,星期四,大雪血,简洁的一个词,含义明确。恢复正常这么久了,写下这个字的一刹那,我还是瑟缩了一下。没有人畏惧红色,然而有些人晕血。血不过是红色的液体,那么为什么害怕,因为人们都清楚,血液即是
1227人气
花粉18030420543
日沉关前,残阳如血,旌旗猎猎。“将军!莫崖道粮草被劫!”传令官手持火牌闯进正厅,声音回荡在漆黑的厅中。“新拨粮草在前往歧双野的路上。援军方面,梁公已调四万人在他们来路设伏。我们出兵两万,与伏兵前后夹击
1215人气
拉斯加信徒
疙瘩李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如此真切地感受到午夜的凉风,仿佛是要把人一层层地包裹起来,像竹林里时常出没的大蟒,把猎物缠得窒息。就算是在以前当守夜的时候,遇见的晚风也从没有像这样的,至少小小的守夜亭里还有一
1187人气
叶由疆
沙丁鱼下岗了,扛着行李踟蹰于草原的骨架之上,仿佛今夜海水已不再属于信箱熟烂了的阳光和鱼鳃很像,所有信任月色的人都收到了来自尾班车离婚证书的嘲笑我的站姿也曾跟海浪一样挺拔,容忍黑死病如野花般长于一晃而过
1185人气
g17091411563925
我从蓝天之下,云层之上来在傍晚高悬的山崖看过落日消失在城市空洞的瞳仁里而我目之所及只是它皮肤一个毛孔的面积我在人群之中做梦在下坠的时候清醒我不知道我是怎样离开云是何时像溪水一样从地平线漫过头顶来
1178人气
Breadzsy
小丑与他的微笑一并死在街角嗜赌的大天使贱卖着他的羽毛被拴上脚镣的独角兽病入膏盲电锯、铁斧切割着男人的刚强他携着狐狸的尸体在这暴虐的欢娱地里寻找爱情吻别褪色的口香糖悄然地窃走烟头的留香
1131人气
A_nuan
长明是许家守护橘街的第十五代传人。从成人那天起,父亲就告诉长明,不管外面怎么改变,橘街一定不能被影响。许家护街坚持了那么多代,如果在长明手上出现差错,那将是天大的祸事。要说护街这事,说难不难,说容易也
1129人气
e17090612083069
日期以广告形式铺展开来染色剂替瞳孔涂上光圈便签被抽出骨架布条上油漆未干指针朝向既定位置邮箱便吐出摇晃的词汇今日最新资讯又搭着滑梯掉进某个未名口袋里
1128人气
花粉18022621861
如要我用一个词汇概括这人间,那我会用“秩序”这一个词。 丢比利斯王国曾是大陆最为煊赫的国家。其开国皇帝为“天空与大地之王”的赫尼提王,也是历史上终结了伊麦平原常年战争的战争功臣。神给人间以秩序下的自由
1124人气
婷婷
老刘原不是门下段家的人,至于是为什么迁到这儿,那还有得一说。老刘自幼没了爹,嬷嬷带着他,苦的揭不开锅的时候也跟着去讨过饭,那都是极年幼时候的事了。只是那段事像刻在他脑中一般,总也忘不了。他嬷嬷一共嫁过
1121人气
之余
路只有一车宽,从镇上到村口悬着,应是母亲突然松开了线头你看,我干瘪的角色还没有织好就要从老房子动身,围观者挤出几滴眼泪,从夜色一个闪念踉跄而出我跪在角落却心如战马,嘶鸣的风环绕局促的庭院一圈又一圈将我
1113人气
花粉18031511219
华灯初上的夜晚,学生们早已放学,老师们陆陆续续下班回家。办公室里空荡荡的,剩下我一个人。我伏案批改着学生们的作业本,白天那些鲜明活泼的身影一个个出现在我眼前。 “这个阿威,总算是有点进步了,不知道他妈
1112人气
Sunik
今年的冬至日,我原本并未有回家的打算。路过公园时,我看见鸽群整齐地飞过天空,又驻足于草坪上,金黄色阳光、嫩绿色的青草,这些小白鸽像一团团白色的小棉花般欢快地跳跃在这片生机勃勃中,晒着太阳啄食着小孩子撒
1107人气
花粉18030423974
十年后,在异国他乡,她一身洋装,披着白狐镶金丝流苏长袍,手指间缠绕着蜚声国际的名牌女式香烟,黑色高跟鞋在月光下映出一道寒光。昔小姐的眼神中透着寂寞,诉说着时光的无可奈何,眸子里略带些淡淡出尘的鸡蛋清似
1104人气
花粉18022621949
常忘本是本县的第一号荒唐人。他本不叫常忘本,只因为干的荒唐事太多,县里的诸位老爷们看他行为怪异,着实可笑,就给他取了这样一个诨名,那些无事干的闲汉听着好玩儿,一见到他便说:“常忘本,你怎么又忘本了。”
1085人气